“承志文艺奖”优秀奖作品:散文《午夜阳光》

作者:    来源:“承志文艺奖”原创文学大赛   发布时间:2016-06-24    浏览次数:

 

午夜阳光(散文)

 

李尤

 

本文系首届“承志文艺奖”原创文学大赛优秀奖获奖作品

 

 

    从国内出发到达极地气候的格陵兰岛着实不易,直到汽车行至伊卢利萨特的市中心,我打开车门提好行李,裹紧身上厚实的外套后,才有了精力去正式地看看这座城市。和想象的差不多,作为格陵兰岛的第三大定居地,伊卢利萨特不大不小,虽被无数的冰雪覆盖,却难被遮住自己原本的热闹。


    冰川近在咫尺,就算我再费力远眺,视野中除了千年冰雪,便是极北之地湛蓝的天空。我深呼吸了几下,适宜了亚热带气候的鼻子有些酸痛,突如其来吹过的寒风也让我一瞬间难以喘气,看来是被原本生活的地方娇惯坏了。尽管如此,总想着受点苦痛刺激来填补生活空白的我,来到这里,仍然很满意。


    格陵兰岛上可以居住的地方并不算太多,因为整片岛屿上皑皑的白雪,岛上的居民被强迫地挤到了几块范围之内生活。这并不算坏事,若是在由世界最大岛著称的格陵兰上分散居住,本就严寒的人生,还有何乐趣可言呢。我找到了那家预约的民宿,女主人很热情,见我难以适应这里的寒气,连忙给我端来一碗热酒。顺喉咽下,酒香气味散遍全身,难以割舍。我安排好行李后,招呼了女主人打算出去看看。她用当地语言笑着说了很多,我听不明白,皱着眉头用手和她比划,她这才反应到语言沟通障碍的存在,便抬手指了指窗外远处的海港。原来是要我去看看,我领会之后朝她招手便离开了。


    格陵兰岛上的原住民,大多是因纽特人,一来到伊卢利萨特,就见到一张张酷似亚洲人的脸庞。我有些错乱,偶尔回头注视擦肩而过的行人,甚至觉得自己就在原本生活的地方。但是每一次呼吸感受到的不同空气,也在一直提醒我全身每一处神经,这是极北之地。


    辗转终于到达迪斯科湾,我松了一口气,幸亏如人们口中相传那般无与伦比,不然此行总会有些遗憾。一位年轻的船员靠坐在岸边休息,手里抱着一壶酒在认真享用。我走到他身边,向他指了指远处的冰川,他一下子明白了我的目的,便叫来远处的老船长,询问是否可以载我一程。靠海为生的人都有着洒脱的共性,船长见到我后立刻同意了我的请求,他四周环顾几下,从年轻船员手中夺来那壶没有喝完的酒塞给我,之后便开始弯下腰独自捧腹大笑。年轻船员倒也没有气愤,反倒向我拱了拱手,意思是要我尝一尝。我尝了一小口,吃惊看向船长和船员,连忙竖起大拇指。这酒和之前女主人端给我的不太一样,浅淡无味,一口咽下,这才有了酒气,奇怪的是,酒香奇特,不浓不淡,像是喉咙中本就有的酒香,甚是清爽。惊叹之余,我便更加好奇这座格陵兰岛究竟还有多少奇妙的地方。


    老船长载着我们一行人离开伊卢利萨特港口,他戴着墨镜,络腮胡子垂至脖颈,仿佛电影中的海盗一般神秘潇洒,我又开始疑惑,这样的情景是不是真实。船缓缓驶入迪斯科湾,一幕幕失真的景色让我惊叹地说不出任何话。冰川群在海面上只露出短短的一角,阳光照射下显出了蓝色的光辉。近处是冰川,远处的远处也是冰川,船在其中穿梭,与水下的冰块摩擦发出清脆的响声,与海面上久久回荡,奏成了短小伶俐的乐章。我开始错觉,周围的世界仿若抛却了一切喧嚣,烦躁,回归远古时代的宁静。


    回到陆上,老船长并不打算就此分别,他拽着我大步走向不远处的酒吧,和服务生要了几瓶酒便和我安安静静地喝了起来。船长说,格陵兰岛上的人都喜欢喝酒,因为在这个地方能见到的人实在太少,天长日久自然会厌,几杯酒下肚,意识错乱,身边的人也出现变化,就像看到了没见过的人一样,便多了几分趣味。我知道他这样的话半真不假,便笑了笑没再询问。低头看向酒桌,又是不一样的酒,我甚是欣喜。


    大口烈酒喝过几巡,我的头有些发蒙,眼前的酒吧出现重影,手中紧握的杯子也模糊了起来。我使劲眨了眨眼,突然发现自己身处的不是酒吧,而是工作的办公室。右手摸到了厚厚一摞的工作策划,电脑旁的便利贴还在提醒着还贷款的期限,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告诉我,老板看了我的业绩大发雷霆,我慌忙起身不小心被椅子绊倒。勉强再一次睁开眼,气氛又回到了格陵兰的酒吧,对面坐着的依旧是络腮胡子的老船长,他在用破音的嗓门嘲笑着我的酒量,我却无力回应。


    与船长分别后,我信步走在伊卢利萨特的街道上,不知朝哪里前行。右前方有一群小孩子在嬉戏玩耍,他们大喊大叫说着稚嫩的方言,欢笑声传遍整条街道。房屋门前台阶上坐着几位妇女,一边整理着洗好的衣服,一边聊天,岁月的痕迹悄悄留在她们的脸上,妇女们却没有遮掩,反倒更加开心用力地笑着去显现这些皱纹。这些美好的声音有时传入了我的耳朵,有时我又似乎什么都听不见,我在街道中间站定,突然想起了家乡每天清晨的那道阳光。


    格陵兰岛,最初源自一个谎言。远渡重洋的海盗只看见不到一公里的水草就认为岛上是大片的绿地,于是起名绿色的大陆,音译过来便是格陵兰岛。而岛上的冰天雪地却并没有因为名字而被催眠,数不清的年月累积,便形成了如今的荒芜之地。但是,住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似乎在相信着,这世界上本就没有永远的严寒。冰天雪地下的格陵兰生活会是怎么样的?是的,就算是盛夏光年,面对大海,依旧没有春暖花开,但这里却有着花朵一样盛开的房子和午夜的阳光。这里的生活和窗外的景色很美,却离童话很远,离温暖的内心很近。于是岛上的因纽特人都在努力为自己的生活增添色彩。


    几天后,当我再一次远眺格陵兰岛,我开始明白了这个事实。无数参差不齐大小不一的房子排列在街道两旁,它们的颜色各有不同,外表细滑光亮,在太阳的照耀下散发出彩色的光芒。我尝试着问一个伊卢利萨特人,他说在格陵兰岛生活,要么是没日没夜的晚上,要么就是没日没夜的白天,每天见到的除了冰就是雪,刷刷彩色油漆,能让原本单调的生活环境变得欢快一些。这大概是另外一种愉悦生活的窍门。伊卢利萨特人其实说了很久,他讲的内容我大多是听不懂的,但是他的表情随着讲话变得更加喜悦,似乎讲述一次这样的生活,他脑中想到的并不是无奈和落寞,而是无限的喜悦与享受。于是我便知道,他说的定是一些对现有生活的告白与咏叹,而猜到了这样的内容,我也觉得意外欢喜。


    我听过许多人说,生活是需要阳光的,因此酷寒之地必是不幸福之所在。但当我走过一条条街道,看过一片片冰雪,感受过格陵兰岛上的每一丝气息,我却总觉得,极北的这里是暖的。万丈黑暗笼罩的极夜,所有人却永不沉沦,只是用自己的小小心机去创造极夜后的阳光。我便真正明白了,原来这世上本就没有永远的严寒。而我,久居一个习惯的城市,每天循环重复着同样的事情为了第二天的生活,我早已厌倦。在了无希望的黑夜中,看不到去向,寻不回来处,于是我宁愿选择跌落,选择千辛万苦来到格陵兰,去感受更残酷的时光麻醉自己。


    可我没有意识到的是,人一旦习惯便学会忽视,渐渐忘记身后的温暖。我忘记甘苦共处的存在,也忘了回首纪念一下自己认真踏过的踪迹,只是一味地麻木向前,遇到些许磨难,便错以为生活是永久黑暗的延续。原来错的,真的是我。


    该走了,回到我生活的地方,回到那个温暖的地方。从此暗夜铺陈,也一心谨记午夜阳光,等待终会到达的希望。

 

首页
印象华园
文化华园
活动公告
一元主导
多元融合
和而不同
您是第 位访客

中共华侨大学委员会宣传部
电子信箱:culture@hqu.edu.cn
版权所有 2008-2010 华侨大学
闽ICP备050054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