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承志文艺奖”优秀奖作品:小说《在绝望中寻找希望》

作者:    来源:“承志文艺奖”原创文学大赛   发布时间:2016-06-24    浏览次数:

 

在绝望中寻找希望(小说)

 

王照准

 

本文系首届“承志文艺奖”原创文学大赛优秀奖获奖作品

 


    刺骨的寒风刮的起劲,用包谷杆和稻草做成的门被风蹂躏着,门的喉咙都叫沙哑了。拇指般大的雪肆无忌惮的从门缝直窜进屋,门槛前早已垫满了雪,积雪上布满了柴木灰,还印着一双孤单的脚印。定是狗蛋哥刚留下的,我们村只有他穿的鞋才那么长。

 

    我一步跨到门前,正要扣门,却听到啜泣声。“怎么?狗蛋哥的病又发作了。”我嘀咕着,眉头紧了起来,迫不及待地推开门,闪进了屋。“呀!狗蛋哥在哭。”他埋着头,围在火堆旁,脸被火光照的通红。“干嘛呢?狗蛋哥。”他慢腾腾地抬起头,边用手擦拭着双眼,突然眼睛瞪的老大,瞬间脸上洋溢着笑意,挂着长长的鼻涕,眼角泛着泪,径直向我扑过来,紧紧地抱着我,“小雷子,好久没看到你了,你去哪里啦,我还以为你不和我玩了呢?”,“呜,呜,呜呜呜……”。“乖,不哭哈!你看我不是来了吗?”我抚摸着他的头,想到以前那个活泼、聪明的狗蛋哥变成这样,心中涌起阵阵酸楚。

 

   “唉呀呀!唉呀呀!小雷子回来啦,快坐,快坐,我刚才在隔壁扫灰尘,我洗一洗就给你弄饭哈。你是不晓的哟!狗蛋天天念你,总问我你咋还不来找他玩。狗蛋快松手,你看你,搞得朗个腌臜,像个黑碳头,别把小雷子的衣服弄脏了。”干妈笑的合不拢嘴,草草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递过板凳。狗蛋哥不舍的松开了手,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傻笑。

 

   “没事的,干妈,从小我就和狗蛋哥一起玩,穿同一条裤子长大,那在乎这些。嗯,干妈,这是狗蛋哥喜欢吃的麻辣丝和方便面,这是你喜欢吃的囟豆粉和包子,底下还有些水果和从学校带回的特产,你放好。”我顺手给了狗蛋哥一包方便面,他笑眯眯地吃了起来。

 


    “哎呀,你来看看就行了,买啥子东西嘛!你上学要钱用,再说你们家也挺难的,以后空手来就是了哈!上面(政府)也送了些年货呢。”干妈边说着把铁锅架在了三角(农村做饭时常用的器具)上,笑着接过东西。

 

    我拉着狗蛋哥的手一起坐下,他大口吃着方便面,一会儿看看我,一会看看干妈。

 

    “干妈,狗蛋哥的病好些了吗?”

 

    “没有哟!越来越严重,可能就只认识我和你们全家了。每天晚上我都要起来给他喂药,断药(无治疗的药),就吞。那个母猪疯(癫痫病)你哓的,发作时吓人呀!就和你上次看到的一样。我是各种方法用尽了,周围几个村庄的土医生(赤脚医生)请完了,连拜菩萨,算八子(算卦)……也用了,不见起色。身体发肿,鞋子都只有自己做的才穿的下,街上买不到。他现在连脱裤子都不晓的,大的小的全拉在裤子里,我一天要洗二三次,比他小的时候还要麻烦。夏天要好点,干的快,冬天才着不住,洗了的还没干,又要换,我只有每日每夜的用火烘,手冷的不行,我自己又有风湿,站不了好久,坐也坐不了好久。小雷子啊!跟你讲,难过的要死,但也要过,我还指望他哪天好呢,有时也只能跟你妈讲讲,她也抽空每天晚上来一次,但她也忙啊,你爸长年出门在外,里外全靠她一个人,有猪有牛要喂……,也苦。要是你读出来了(读完书有所成就),我们也跟着享福,唉!怕就怕等不到那天。”干妈突然止住了,拭了拭眼。苍白的头发垂到肩,整个头乱糟糟的,全是灰。双眼深陷下去,布满血丝。她放油下锅的时候,那双肿的通红的手啊!

 

    “干妈,以后不准说这样的话,一定等的到。噢!差点忘了,这是学校给我支助的1500块,加上我平时积的500块,共是2000块,你拿去,要过年了,你和狗蛋哥买几套衣服,在抓几副中药给他治治,万一有效果呢,我觉得他比以前胖了。”

 

    “你说你这孩子,你上学的钱都靠贷款,自己在学校都吃不饱,你爸妈也是几年没换一身(几年没买衣服),再说你爸妈平时也积钱给我一些。不行,拿回去,等你出来了,给好多我都要。上面每个月要补贴1000多,我平时也找点荒钱(卖大自然产物得到的钱)够用了。”干妈硬推着,不肯要。

 

    “哎呀!干妈,拿起嘛,那些是别人给的,不同。再说我平时在学校也做些兼职,学校也挺支持贫困生的,我生活费够。”我争执着。

 

    “不行,不行,反正我不能拿。”干妈急得哭了,双手把钱紧紧压在我的手上。

 

    “干妈,拿起,从小你就把我看成自已的孩子。我妈那会儿病重,没奶,我就是喝你的奶,同村的孕妇没有一个愿意给我吃奶,都迷信,说什么自己的奶给了别人的孩子,自已的孩子没足够的奶,就会变傻,而你却不信,当初要不是你,我早就……。”我哭着站了起来,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掉下。狗蛋哥也哭了,嚼细的方便面从口中喷出,撒了一地。

 

    干妈紧紧把我俩抱住,放声大哭“你俩都妈的好孩子,咋命这么苦呀,造孽啊,老天爷,你是眼瞎了吗?家华(我干爹),挨千刀的,你在天之灵可要保佑他兄弟俩,不然我不给你烧纸。”我们哭作一团,泣不成声。

 

    足足过了一分钟,我深知不能这样,不然一切都不能结束。“干妈,我们不哭了,我定会好好读书,不辜负你和爸妈对我的期望,学校对我的支持,以及我和狗蛋哥许下诺言。还有三年多就毕业了,然后多挣些钱,我们带着狗蛋哥到城市医院去看病,把他治好,还要支持更多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
 

    干妈松开了,擦拭着双眼。“好,我们一起鼓劲(努力),但小雷子,你先不要想这么多,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,把当前的步子走稳了。呀!你看你,才进大学半年,头发掉的只剩几根了,还是那么瘦。少熬夜,不要像高中那么苦。你和狗蛋在初中时就努力,半夜还在背书,做算术,你现上大学了,要适当放松,老人们常说,人就像弹簧,拉的过长,就回不去了。”

 

    “嗯,干妈,我会当心的……。”谈活间,突然一丝亮光闪过我的双眼,侧过头,才发现窗外的雪停了,风止了,天空中隐约有着太阳的身影。

首页
印象华园
文化华园
活动公告
一元主导
多元融合
和而不同
您是第 位访客

中共华侨大学委员会宣传部
电子信箱:culture@hqu.edu.cn
版权所有 2008-2010 华侨大学
闽ICP备050054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