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承志文艺奖”优秀奖作品:散文《此刻》

作者:    来源:“承志文艺奖”原创文学大赛   发布时间:2016-06-24    浏览次数:

 

 

此  刻(散文)

 

刘勇

 

本文系首届“承志文艺奖”原创文学大赛优秀奖获奖作品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1

 

    如今的我斜倚在西北至往江淮的白色火车,蓝色苍穹随车厢携卷至暗夜般喑哑的长长隧道。手机失信,万物噤声 。而随着阳光从轨道那头喷涌而出,山川河流又再复开朗明熠。从内蒙的砾石青草,至此刻的陕北的梯田黄沙。漫山遍野苞谷与劲蒿齐飞不止:生命如是、人生如是。

 

    蒙南陕北奔赴鲁南苏北的卧铺列车嘶声力竭驰骋不息,满座车厢的人声鼎沸也在各自生命里马不停蹄。

 

    下床是奔赴金陵的蒙古一家。女儿去往东南大学。我平静地问候,他们平静地回答。边上的父母笑意盎然,说是为了带孩子去往南京参加考试。高考,原来已经久隔数月了么。
我尝试回忆去年此刻的态度和生活,然而时间的山水重隔,记忆的存在永远追不上时间的脚步,我能回忆的,也只有屏息的生命在纸笔下侥幸、在考场中失措的模样。

 

    只是我已经深深烙上了大学的符号,重叠的重压让人心痛也让人无比怀念。

 

    铁轨下沉沉的铆钉镶嵌在千里万里的枕木上。平行且交错,静谧而错杂。六点半的行将熄灭的山川落日剪出千沟万壑的轮廓。目所及出,辉煌悲壮。七月份的我也同样裹挟着同样的心情踏足赴往魔都的苍白列车。途经江淮烟雨的绮丽温婉,及至江南海口的壮阔蔚蓝。上海的三天尽日的清雨绵绵、尽日的人如蚁聚,在一条又一条冰冷的地铁线上寻寻觅觅。

 

     我能看得到在魔都奔命的场景,看得到到寸土寸金的无奈。日夜所在厦门也并没有什么不同,那又为何不把目光放进大海,放进蓝天?生命如同一条条按部就班的铁轨,也许我们需要蒸发疲倦,将目光留在铁轨旁山河千里的温柔,同样的旅程,却是不同的心境。长长的海岸线铺陈至奔波的长路,我们都在奔跑,时间依然伟大,此刻却阳光蔚然。

 

    无需赘言内蒙的美丽温润,能让天空作为无悔的背景,鄂尔多斯便是真正的天空之城。包头北连绵不绝的大青山、敕勒川人文自然的天作之合......一个城市美得如此敏感,已是凭我的学浅才疏汗颜词穷。未见草原心已归蓝天,我不曾流连忘返,我只是在想生活在什么样的城市才能于心无悔,于梦无负?

 

    此事古难全。

 

    城市给予的是放手一纵的碧海蓝天,而人所赋予的是城市的温度。

 

    所以,重要的是对待生命的态度,而不是生命所在的位置。

 

    手机定位上写着三个熟悉的汉字:无定河。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。 这条河早已穿过了古今人海,惯看秋月。尸骨不再,沙河依然,长风猎猎,平野尽荒原。

 

 

    2

 

    吃着火车上六元一盒的方便面并不与平日有什么不同。方便面当然也不比清茗能让人咂出文字的星星之火。旅行,从来都是困苦与希望并行着,火车踏过铁轨的隆隆并不会成为助你入睡的摇篮曲,辗转反侧之时时间又消逝得慢如行蜗。入夜只有弥望的漆黑和床上一盏等你入眠的白炽灯。这样的环境让我一改无纸笔不成书的陋习,开始在手机上艰难地敲击下我这一径长途的所思所想。伴随着移动电源指示灯的陨灭,四分之一的电量已经无力支持我再做任何消磨时光的活动。码字,怕是我此时此刻唯一寄望的事了。

 

    十九个小时已然过去了一半,说浑然不知是自欺欺人。我爬下床,坐在靠窗的小凳上,长河落日,那一河浑黄的金色是什么?从黄土高坡挟下的层层黄土与青海带来的清澈融合,一瞬间,我已与黄河擦肩而过。

 

    无需驻足,因为一路上风景依然。

 

    错过中华的母亲,迎来的却是他宽广巍然的胸脯。

 

    黄土高坡。

 

    高原你好,我来自东胜,我要回家。

 

    高原你见过东胜的云天么?

 

    我把耳朵贴近车窗,窗外北风猎猎,从黄土高坡流浪而来的声音此刻清晰而美丽:“我日夜亲吻着西北的长风,风会给我带来内蒙云天的味道”。

 

    车厢的人潮仿佛静止,天涯海角的乡音此刻阒然。我知道我听到了来自高原的问候,只是路过。从你的胸脯,你的肌肉,你的腰肢,我想向你分享途径的每一处草原和花开的大海,你却用北风告诉我,此刻正阳光。此刻,你的每一寸毛发和血液都感受着山河万里的温柔。

 

    我知道,你就是我途径的每一场风景,我当珍视的不是这一路旅途走过的帧帧山水,而是此刻土地的温度。

 

    高原你好,我来自黄土高坡,我要回家。

 

    高原,你见过自己胸膛美丽的夕照么?

 

 

     3

 

    此刻正阳光,因为黑夜正在吞噬每一寸土地的离乱和仓皇。

 

    就像穿越隧道的手机,回到起点的味道,抛弃沉泥的优雅,剩下的,只有此刻的阳光蔚然。

 

    飞蝶破茧。

 

    向死而生。

 

    黑夜淹没了火车和轨道,留下了车厢里的心魂清明,万化菩提,最真实的痛苦或许是最彻底的蜕变,最遥远的旅程或许是最蕞尔的风景,最狭隘的风景或许是世上最动人的山水菁华。

 

    世上本没有庄周,便没有梦见的蝶,梦蝶翩飞,于是有了庄周。

 

    因为此刻黑夜迷蒙,所以阳光蔚然。

 

    心所及处,手随心画,画蝶是蝶,画我非我。今日长途上,彼此共珍重。

首页
印象华园
文化华园
活动公告
一元主导
多元融合
和而不同
您是第 位访客

中共华侨大学委员会宣传部
电子信箱:culture@hqu.edu.cn
版权所有 2008-2010 华侨大学
闽ICP备050054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