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承志文艺奖”优秀奖作品:小说《哑狗》

作者:    来源:“承志文艺奖”原创文学大赛   发布时间:2016-06-27    浏览次数:

 

哑狗(小说)

 

叶艺辉

 

本文系首届“承志文艺奖”原创文学大赛优秀奖获奖作品

 


    小乙独自浪荡在乡间的小土路上。在小时候,他就经常独自四处流浪,直到遇到了爷爷。爷爷是个跛脚老人,孑然一身,无牵无挂。唯一值得挂念的就是村西头那间矮小破落、称之为家的石头房子。爷爷膝下无儿女子孙,视他如己出。家里生活拮据,爷爷却总能变着法做出各种好吃的东西来,每个月月初的大骨汤是他的最爱。

 

    小乙独自游走在乡间的小土路上。在小时候,他应该是来过的,只是那时候太小,什么也记不得了。唯一记得的是春天的时候,他和爷爷在这儿扑蝴蝶,整条小土路上都是欢声笑语。可惜的是,蝴蝶没扑到,还因为他太黏人,害的爷爷摔了一跤,右手手臂耷拉了好久也没好起来。他那时满心愧疚却帮不上忙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爷爷。爷爷却不责怪他,强撑着干枯皱巴的笑容,摸着他的脑袋安慰他。可是如今,爷爷却不在了。他又回到了这条路上。
小乙独自趴在乡间的小土路上。他连停在鼻尖上的蜻蜓都没去搭理,出神地看着不远处的小荒林。那里是他印象中的出生地,也是爷爷的归宿。爷爷就埋在那里,人迹罕至的小荒林里。小乙记得,夏天的时候,那片小荒林还绿得很好看。

 

    夏天的时候,爷爷还在的。那天的早晨,小乙估摸着又到了有大骨汤喝的时候了,高兴得屋里屋外地蹿来蹿去。爷爷躺在床上笑呵呵地看着他,嘴里叫着他的名字说着什么。那语气、那神态和平时完全不一样。小乙太兴奋了,没有注意到。

 

    那一整天,爷爷都在盯着墙上挂着的一枚红色五角星出神。小乙知道,那枚五角星是很珍贵的东西。

 

    夜幕降临时,小乙郁郁寡欢地窝在墙角,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爷爷不高兴了。
小乙是一只出身并不高贵的小土狗,他的毛色驳杂暗淡,毛发枯燥难看,所幸的是他的一双眼睛富有灵性。然而,他却不够机灵。他直到第二天,看到爷爷怏怏地躺在床上时才反应过来:爷爷可能生病了。

 

    小乙急了。他奔出屋外,对着街上过往的行人狂吠。他的叫声在安静的山村显得格外突兀,然而这并没有用。他的狂躁只换来了几声远处的犬吠,几个行色匆匆的白眼和几块顽劣的弹弓石子。 叫累了,他就去咬行人的裤脚,拉扯着往石头房子里拖,却挨了几处痛,换来行人的追打。行人抓不住他,奈何不得他,只能自认倒霉匆匆离去。这样一来二去,更加没人去理会他。

 

    夏天的阳光总是那么毒辣。那种毒辣,只能肤浅地停留在表面,照不到内心的阴冷处。
小乙是个死脑筋,叫到喉咙沙哑也不愿停下来。当黄昏的余晖洒下,小村庄再度被宁静的氛围笼罩。小乙已经叫不出声了。他闷闷不乐地进了屋子,看着爷爷躺在床上艰难地喘着粗气,呜咽一声,便转头跑开。

 

    夕阳照在小土路边的水渠里,倒映出小乙的八字眉。水渠中的水很甘甜,带着泥土的芬芳、青草的清香,顺着喉咙一路冰凉,沁到心底。

 

    平日里,村里的张大婶会来找爷爷帮忙写信寄给省城的儿子,顺便带来一袋子水果。可是爷爷前几天刚帮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信,张大婶暂时不会来了。

 

    平常的这个日子,村长会为爷爷带来津贴,或者爷爷会带着他到村子里找村长唠唠嗑,顺便带走属于自己的那份补助。可是今天爷爷没有去,村长也没有来。

 

    平常的这个时候,爷爷会带着他溜达到村东头,找老孙头谈谈天,然后买几两大骨。老孙头一高兴,就会将那天卖剩下的骨头碎渣扔给他。可是今天爷爷没有去,老孙头只是少了一个聊伴。

 

    夕阳渐渐淡薄,风渐渐冷冽。爷爷提着一袋骨头,哼着歌,带着他,一瘸一拐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留下满地长长的影子,在平常的这个时候。

 

    小乙哑了,而且瘦了,变得更加肮脏难看了。

 

    这是人们在半个月后才发现的。

 

    山村里的人看到他,才想起已经好久没见到那位老人了。老人年轻的时候在外闯荡,落下了残疾。回到家乡的时候,那个家早已破落多时,只剩他孤苦一人。也曾有人为老人说媒,但都被老人以不愿连累他人为由拒绝。老人之前抱养过一位襁褓中的婴孩,在小孩一岁大的时候却因为一只小土狗而不幸夭折了。

 

    一时间,众人议论纷纷。

 

    就在大家都在猜测老人凶多吉少的时候,村长带着人急匆匆来到村西头察看。然而老人已经不在这儿了。

 

    当人们跟着小乙来到小荒林的时候,才发现这儿多了一个小土包。

 

    爷爷被小乙草葬了。没有人知道一只小土狗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。

 

    村长抹了眼角的几滴眼泪,吩咐人原地重新安葬了一下爷爷,然后就走了。

 

    就在人们快要散完的时候,张大婶匆匆赶来了,站在爷爷坟前念念有词地拜着,然后又匆匆走了。

 

    老孙头并没有来。

 

    人们沿着小土路往回走,背着夕阳往阴影里走去,一路上议论纷纷,评论不休。
小乙听不懂。

 

    忽然一阵风吹来,小乙打了个哆嗦。秋天,快到了吧。

 

    秋天如期而至。小乙仿佛回到了以前独自生活的日子,他像以前一样在村子里四处游荡,唯一变化的是有了小荒林这样的牵挂。

 

    对于小乙来说,小山村就是整个世界。然而突然有一天,有人要带他离开这个世界。这令他不安、害怕,但更多的是憧憬。

 

    省城的学校组织亲子秋游,一大群人来到了小山村。这在小乙看来不过如此的小山村,在这群人眼中却仿佛有无限的乐趣。小荒林的宁静也被打破了,许多人在其中躲躲藏藏。小乙耷拉着耳朵,趴在小土包旁边眯着眼。有人走近,他连眼皮都不抬;然而却有人刻意走近。

 

    小乙警觉地竖起耳朵坐了起来,看到一个精致宛如瓷娃娃的小女孩牵着母亲的收,睁着大眼睛看着他。两人在说着什么。母亲的眼神有些责怪,但更多的是宠爱。小女孩走上前去抱他,他没有反抗,因为那双眼睛中有熟悉的感觉。此刻的小乙肯定难看至极,又脏又瘦,瘦到被小女孩轻松抱起。

 

    小乙被带到省城去了。

 

    小乙是只很乖巧懂事的狗,会陪小孩玩耍,懂得安慰人,不会吠叫吵到邻居。随着小乙被越养越好看,他的生活也过得越来越滋润。

 

    在某个宁静的夜晚,小乙窝在温暖的毯子里做梦。他梦见自己躺在爷爷温暖的怀里。爷爷摸着他光亮的毛发,说:

 

    “小乙啊,人呢,死后都会被埋进土里,然后在土里开出一朵花来。”

 

    “小乙啊,人啊,总有一些东西带不走,总有一些东西留不下。”

 

    “小乙啊,有时候,执念太深,要斩断是一件很难的事啊。”

 

    他梦见村长将爷爷的那一颗五角星送给了他。

 

    他梦见有人念念有词,叨唠着“罪过”。

 

    他梦见自己被一个蹒跚学步的小男孩追着跑。他跑得兴起,回头看时,身后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

    浮生冷暖,你我皆知。有人来,有人走;有万丈青阳的温暖,就有无边黑夜的冷漠。放不下的越多,承担得越疲惫。 浮生若梦,那山只是山而已。

 

首页
印象华园
文化华园
活动公告
一元主导
多元融合
和而不同
您是第 位访客

中共华侨大学委员会宣传部
电子信箱:culture@hqu.edu.cn
版权所有 2008-2010 华侨大学
闽ICP备05005476